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短租房迎严监管 部分城市对居民区短租住房提出规范性要求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20-09-04 08:39)
文章正文

  为规范短租房领域入住登记、消防安全、房源资质等方面问题,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日前联合起草了《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(征求意见稿)》,在经营条件、经营方式、监管部门义务等多个方面对短租住房市场提出具体要求。
  王 鹏作(新华社发)

  短租房在带给租客便利的同时,也存在着楼房老化严重、基础设施不完善的问题。近年来,北京推进旧房改造,为住户加强安全保障。图为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街道北航社区加装了电梯的106号楼。
  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摄

  旅游、求学、务工、看病……在大城市的短期居住需求,除了通过酒店行业来满足外,有相当一部分流向了短租市场。

  近日,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联合起草了《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(征求意见稿)》,在经营条件、经营方式、监管部门义务等多个方面对短租住房市场提出具体要求。这将给短租房市场供求双方带来什么影响?北京先行一步,其他城市会不会跟进?

  

  谁在租用短租房

  ——到大城市就医、旅游、短期培训、临时周转的人群,更青睐短租房

  短租房,通常指利用居住小区内的住房、按日或者按小时收费、提供住宿休息服务的经营场所。短租房比酒店便宜,比长租房灵活,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优越,入住手续比较简便,受到不少人青睐。

  北京市一所高校的研究生吕建军就曾经体会过短租房的便利。“我本科、硕士都在这所学校就读,本科毕业到研究生入学这段时间,不能在学校宿舍过夜,住酒店又太贵,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在附近小区的短租房凑合了一个月。”

  程凡的孩子患有罕见病,夫妇俩带着孩子到北京市某儿科医院治病。医院床位紧张,等不到床位时,一家人就先在医院附近的短租房过渡。据了解,该医院知名度高,吸引了众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患儿就诊,附近小区的一些业主、二房东纷纷做起短租房生意,把房子租给患者及其家属。“租一个月、两个月都行,价格比酒店低不少,离医院几分钟的路程,还能做饭,外地患者住在这里很方便。”程凡说。

 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、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赵秀池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,由于大城市在医疗、教育等方面拥有更加优质的公共资源,就业机会多,平均收入高,对外来人口吸引力强,其租赁住房需求也水涨船高。短租房在满足来京人员短期观光旅游、培训学习等需要方面,能够发挥重要作用。

  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,国内短租房市场规模快速扩张。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《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20》显示,2019年全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为225亿元,同比增长36.4%,房客人数达到1.9亿人,服务提供者人数约618万人。在各大城市共享住宿市场中,北京在房源量、间夜量、订单量三个指标上均排名第一,是短租房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内城市。《报告》指出,近年来,行业头部企业和大型平台快速发展、城镇老旧小区改造、政府鼓励发展“共享住宿”等因素,都给行业长期发展带来利好。

  一些网上短租平台随之而生。在这类平台上,租户能够直观地看到各类房源的位置、面积、陈设等情况,使用这些平台租赁短租房的过程和预订酒店基本一致。记者登录“爱彼迎”短租平台进行查询后发现,仅当日可入住的北京房源就有300余处,日租金从数十元到数百元不等,其房内设施条件不逊于酒店,其中不少房东表示能开具发票。

  缺乏有序管理

  ——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存在隐患,安全保障不到位,对社区产生负外部性

  短租房在给租客带来便利的同时,也存在不少隐患:租住人员密度大,安全保障不到位,扰民、治安等问题较为突出。

  赵谭是北京市海淀区一个老旧小区的住户,据他介绍,该小区所在位置交通便利,附近有许多高校,多数业主不自住,而是把房子交给平台短租,导致小区里人员构成非常复杂。“隔壁业主从去年开始就把房子租出去,进进出出的租户经常换,有时候是一家三口,有时候是一群大学生,有时候又是几个运动员。最多的时候,不到70平方米的房子,住了6个人!”

  “许多短租房打了隔断,一居变两居,两居变三居,塞进不少租户。”赵谭抱怨,由于租户密集,噪音也多,一些租户把外卖盒等垃圾扔在楼道里,“垃圾堵门不说,那么多人住在一起,用电安全、消防隐患也是大问题。”

  李彬是北京市西城区一位社区工作者。他介绍,社区内短租住所带来的管理问题的确更复杂。特别是今年,短租房较多的小区里租户众多、来源地和途经地复杂,给防疫工作开展增加了很多难度。“自住户一家一般也就两三口人,短租房容纳人数多、人员流动性大,很难完全掌握其防疫状况。”

  平台经营的短租房,也存在多处管理短板。业内人士指出,一些网约短租房名为“共享住宿”,实际上在经营酒店业务,却不像正规酒店那样在消防、治安、卫生、建筑等方面承担责任并付出成本,还对所在社区产生了负外部性,如挤占公共资源、噪音扰民等。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薛军认为,当前主要依靠电子商务法对网约短租房行业进行调整,范围和力度明显不够,平台上房源类别的合规性监管缺少住建部门制定的统一规范,消防部门对网约短租房也缺少严格监管的依据。

  赵秀池指出,短租房本质上属于“民宅用于经营”,过去一段时间普遍存在缺乏有序管理以及扰民、安全隐患突出的情况。在此背景下,北京市《通知》的出台,有利于规范短租房市场,保护小区居民的权益,为租赁双方及小区居民的安定生活增添保障,也有利于短租房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。

  规范不等于禁止

  ——短期内合规短租房供给数量有可能减少,长期看有利于行业稳健运行

  新规是否会为短租房市场按下“停顿键”?

  有关专家指出,短租市场管理更严格是大势所趋,短期内市场步子的确有可能放慢,但行业整体会更有序、更稳健。

  规范不是要禁止。北京市住建委已明确,起草《通知》征求意见稿是为了维护首都社会安定和谐,保障居住小区业主的合法权益,解决居住小区内开办短租、“民宿”存在的治安、扰民等问题。事实上,“共享住宿”这一新业态一直是国家鼓励的方向。不久前,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印发的《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 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》提出,鼓励共享住宿等领域产品智能化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,发展生活消费新方式。

  许多规范性要求是基本的,也是多数短租房供给双方能够做到的。比如,此次《通知》指出,短租房经营者应当面核对租户身份信息,并通过规定的信息系统进行申报登记;提供短租住房信息发布服务的互联网平台应履行核验材料、实地查看、房东审查、向公安等部门报备等多项义务;租户也必须携带有效身份证件入住,不得妨碍他人正常工作生活、损害公共利益。业内人士指出,这些规定在严格程度上虽然已接近对酒店行业的管理措施,但很有必要。

  短期内预计短租行业将受到较大影响。比如,此次《通知》拟要求短租房经营者必须征得其他业主同意,但从目前来看,居住在同一楼的居民大多不愿意邻居将房子作为短租房经营。赵秀池分析,在人员密度大、住户较多的小区,短租房供给会在短期内受到冲击,“总体上,合规短租房供给数量会减少”。

  据统计,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,2020年1-5月,中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同比下降72.1%。《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20》也指出,在疫情冲击、市场复苏存在困难、营收面临巨大挑战的情况下,行业短期内发展存在不确定性。赵秀池认为,管理力度加大、疫情防控转入常态化、旅游观光人数减少等因素,会在今后一个时期内对短租房市场需求侧和供给侧产生双重影响。

  部分人可能会转向长租。“长租平均租金更便宜,租住也更稳定。”赵秀池分析,加强对短租房市场的管理,对中长期工作生活的租住需求、供给影响不大,还将使长租租户所居住的小区环境更加安全有序,从而对长租市场带来利好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北京此次的“先行一步”预计对全国产生辐射带动作用。“对租户而言,消防等要求更严格了,备案等办理手续更规范了,居住更安全了。对于小区内的短租房,新规短期影响较大,但会推动短租房市场走向规范,对整个住房市场和租房市场的良性发展都有好处。”赵秀池指出,多数市场的形成,往往都有一个从自发、无序、不规范到有序、规范的过程,住房租赁市场也遵循这一规律。短租市场预计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并最终稳定下来,使合理的短租需求与规范的短租房供给更好地对接。

(责编:李都也(实习生)、李栋)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